欧洲杏仁

狙击我的少女心。

尹昉:神选之人

程以叁:

尹昉:神选之人

 

尹昉,1986年生于长沙,青年舞蹈家。2015年,尹昉入选中国舞蹈家协会“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”,创作作品《斗拱》,11月首演于国家大剧院。他目前的另一个身份是电影演员,曾于崔健电影作品《蓝色骨头》中饰演男主角钟华。他对吸引眼球的新兴事物了无兴趣,更关注生命与哲学这类永恒的命题。

“亲人相继离世,长沙变化也很大,小时候的城市记忆都变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故乡在我身下留下的烙印是破碎的纯真和生动。”

 

Q:什么事情对你来说是酷的?
A:具有突破意义的事。

Q:有什么演哭戏的妙招么?
A:会先让自己干呕。

Q:为什么没法所有哭戏都借助情绪?
A:表演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哭得合适,但真正的情绪是不被控制的,能被控制的都是技巧。

 

Q:做过最大胆的一件事情是什么?
A:2009年徒步西藏。从派镇出发翻过多雄拉和嘎隆拉两座雪山,连续徒步6天。

Q:中间有没有特别想放弃的时候?
A:路上有很多蚂蟥,蚂蟥会经常爬到你的身上吸血。你的血会不停地流,止不住的。

 

Q:你觉得自己是一位艺术家吗?
A:我是。这个艺术家不是一个身份,而是对待生命的一种方式

Q:你一般会把钱花在什么事情上?
A:我对物质的东西和新的东西需求比较低。

Q:最近看的一部片子是什么?
A:伊朗导演阿斯哈·法哈蒂的《过往》。

Q:商业片喜欢看什么?
A:我很少主动去看商业片,我对娱乐的需要不大。

Q:除了看电影,会听什么音乐来放松?
A:我听音乐很难变成一个消遣。因为跳舞的原因,我会像看书一样去听音乐,去研究音乐。

Q:你是不是对网络中出现的新鲜事物不感冒?
A:我追求有意思有生命力的东西,但大家都说的一些俗套的网络用语,这种瞬间时髦的东西,潮流的东西,我觉得没有意思。

Q:你现在对婚姻观,爱情观是什么样的?
A:我还是没有找到跟我契合的人,家对我来说好奢侈。

Q:你最近在看什么书?
A:《四大圣哲》。这四大圣哲是释迦牟尼,孔子,苏格拉底和耶稣,影响我很深。

Q:舞蹈、音乐、电影这三个哪个不能缺失?
A:这三个都可以缺失。

Q:钱、爱情、乐趣,这三个排序你怎么排?
A:乐趣、爱情、金钱。

Q:发呆的时候会想一些什么?
A:生命本质。

Q: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自恋的人吗?
A:算是吧。但我真正自恋的,是我很爱我生命本身,不是外表和才华。

Q:会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人么?
A:会觉得自己是神选之人,因为我总能感觉到幸运。

 

采访源自《服饰与美容VOGUE me》十月刊,少年,无所畏惧THIS IS ME 板块

(自我留档)

 

 

 

喜欢上先生的时间不算长。第一次注意到先生是因为火锅英雄。原本是冲着陈坤去的我,最后被屏幕中的他吸引了目光。然后就悄悄地把他放进了心里。

最近因为红海行动,我身边好多朋友开始跟我念叨,“那个李懂好棒啊”,然后一股脑追到先生的微博去,又举着手机跟我惊叹先生每一面都让人如此惊喜。我一边忍不住骄傲回他们“那当然”,一边又小声叹气“我的小粉红啊…藏不住喽。”

其实喜欢上先生,就像喜欢上一座宝藏一样,心里纠结万分。一方面开心是我先发现的想要藏起来,另一方面又想要到处去炫耀“看呐!这是宝藏!”所以人真的很矛盾。

我没有任何立场去跟先生说,“太好了,你终于也红起来了。”因为今天的先生,是无数个昨天的先生做出了一次次选择而造就的。我也只能站在台下,由衷的说一句我是真的很开心。

纷至沓来的采访和报道,让我对先生的认知又添上了不少新花样。不过这都是大家眼中用理论去概括和形容的先生,而这些点滴的碎片不论哪个,都是先生对人生的态度。我是不敢妄加定义的,毕竟每个今天都不再是昨日重现,未来的先生也会绽放出更多的光芒。

想了很久去搜刮脑海中少到可怜的文墨,来描述先生的出现给我带来了些什么。大抵我是那块浓云密布,稠得化不开的黑夜,只牵着寂静。有一天你来了,隔着千山万水瞥了我一眼,我便拥有了群星。

我生活的地方早早回暖,每场雨都会扫落房檐枝头各处的寒冷。翻看清少纳言的书。她说春,曙为最。于是我在睡意昏沉的凌晨爬上楼顶,端坐着等新一天的日出。然后看城市从梦里醒来,早晨出门活动的人们和清扫街道的工人点头问好。一瞬捕捉到何为生命力。无端怀念起那年春日第一次见到先生,也是在这样快意慵懒的天气里。

纪伯伦说“愿望是半个生命,冷漠是半个死亡。”大抵愿望是能更加靠近先生,所幸即使向来拒绝透彻,也还有半个生命鲜活。

 

先生真的是一个通透又有趣的人。他把很多事情摊开了想,也摊开了讲。每次看他的采访都让我有一种微妙的若即若离感。

 

很喜欢先生对于“舞蹈,音乐,电影这三个那个不能缺失?”这个问题的回答。非常简单明了的“哪个都能缺失。”世俗之人,人人皆贪婪,在针对自己设立的几个可选项之间,都会做出犹豫和选择。但先生说“哪个都能缺失”。我翻着杂志,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他说话的神情。

 

先生就像他的舞蹈,没有具体的形态,没有固定的样子,只有等他鲜活的动起来了,我才追着他的身影去感慨,今日的先生和往日从来不同。

而我差点在声色犬马的世界里丢了自己,后来又低头去把自己捡起来。自说一日复一日都竭尽全力生存,却散漫,盲目,苍白。时间行进缓慢,我坐在终年不散的大雾里试图剥开层层叠叠的潮湿。而先生保有着对这个世界好奇心和探索欲的年月,已然是我从浑浑噩噩里苏醒的整个人生。

一直觉得品行之于人如同羽翼之于飞鸟。所以或傲慢,或谦逊,都只一并算做性格成分,拿捏得当并无褒贬之分。先生是恣意的,我看得见他眼底心里的桀骜,也处处感慨先生对生命的真诚。

因为这样的相逢,我贫瘠的土地竟也开出一朵玫瑰,我便更喜欢先生。

我已无遗憾。 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332)

  1. 木木kakaGlym 转载了此文字